可爱又迷人的正派角色

性感掌门在线ooc

·ooc使我快乐

·掌门使我快乐

·童叟无欺,天地良心,是糖

走一个

1
       当她满身伤的出现在萧疏寒眼前时,他真的快疯了。
2
       血染红了她的指尖,她的面颊,她的剑,她的衣和他的眼。
       萧疏寒不敢想她是如何来武当的。
       当她倒在金顶的台阶下时,他感觉自己手抖的厉害,差一点,拂尘就拿不住了。
3
       他抱起她时,她傻乎乎的笑着对他说,“嘿嘿,我今天买糖葫芦的时候被一群歹人追杀,我只是买个糖葫芦啊,有什么错。那么多人都没杀掉我,我厉不厉害啊。真疼啊,掌门。”
       “别说了。”
       他在害怕。
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我骗你了,其实一点都不疼。”她满不在乎的撇撇嘴,边戳自己的伤口边说,“其实这都是别人的血,你看,一点都不疼。”
       萧疏寒压抑着情绪说,“别胡来,我们马上就到云梦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掌门,我有点困……”她笑着,眼里已经混沌一片。
       “别睡。”萧疏寒抱着她的手紧了紧。
       “疏寒,你别怕。”她抬手想抚上他的脸,却停在了半空,无力的坠落。
       萧疏寒感觉怀里的身子一沉,她的脸软绵绵的靠在自己的胸口。
       “xx。”萧疏寒声音开始发颤。
       “xx!”萧疏寒感觉眼睛好酸。
       “xx……我们到了。”
4
       云梦最终救活了她。
       但没能救过她的一身功夫。
       萧疏寒端着熬好的药推门走进来,看到她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。
       “把药喝了。”萧疏寒把药放在她的手上,理了理她两颊边的碎发。
       她乖巧的喝光了药,向萧疏寒伸出手,笑着看他。
       萧疏寒了然的拿出一颗糖放在她的手心,看着她吃下。
       “我啊,和江湖无缘了。”她说着,捂住了眼睛,肩膀微微颤抖。
       萧疏寒抱住她,心疼的顺了顺她的背。
       是啊,从门派最有天赋的弟子到如今内力经脉全废的普通人,是谁都无法接受的。
       “会好的。”萧疏寒安慰她。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5
        萧疏寒有时候会想,如果早一点把她送去云梦,如果阻止了想害她的人,如果那天没让她下山,她会不会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笑的天真的姑娘?或者如果她真的死了,自己是不是就领悟了大道了?
       “疏寒,你看,山后的花。”她举着一朵红色的小花,笑着叫他。
       自从那天后,她就唤他疏寒。
       “很好看。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她没听清,于是跑到他身边。
       “我说,很好看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她还是那个笑的天真的姑娘,曾经又有何妨,大道又有何妨,她还在,别的都不重要。
       “不是花,是你。”萧疏寒用袖子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,把花别在她耳边的头发里,“好看。”
5
       她以前觉得江湖才是她的容身之处,直到她遇到了萧疏寒。
       从今往后,有了归处。
      “掌门,少侠又去点香阁了。”
      “无事,有眼线。”
      “可少侠点的就是蔡师兄啊。”
      “居和,我有事下山一趟,武当就交给你了。”

·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的这么迷

掌门诚不欺我

·OOC使我快乐

·掌门使我快乐

·甜的措不及防,甜的深入人心

·来看看吧,除了浪费时间也没啥不好的

·文笔修为高似托儿所

·掌门诚不欺你

黑喂狗

1
       他们说,她死了。
2
       我像往常一样站在,领悟我的大道。
       不知怎的,我想起了她。
       那日的阳光格外的好,照满了整个武当。她就站在殿前的台阶下,脸朝着太阳,伸出一只手,做了一个握的动作。她保持着这个动作来到我身旁,笑着同我说,“今日的阳光很是调皮,我给掌门你捉来了。”她说完便摊开手,阳光照在她的手上,看着暖人。
       我从未见过她那样的女子,也从未动过凡心。
       可我终究见了她。
       “福生无量天尊。”
       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
       她总爱胡闹,笑起来的样子也是一派天真,江湖中的淤泥始终无法将她染黑。
       她喜欢吃奶糕,身上总带着一股淡淡的奶香,每每她靠近时,我就能闻到。这味道,总是扰乱我的道心。
2
       “掌门,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 邱居新让我回了神,他手中的盒子很熟悉,她以前也是这样抱着盒子站在我面前,开玩笑般的说要把最值钱的东西放在里面,死后交给最爱的人。
       我现在知道,那不是玩笑。
       我现在知道,我是她最爱的人。
       我接过盒子,我感到我的手在抖。
       “弟子先退下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 我不敢打开。
       就像我不敢告诉她我是如此爱她。
3
       她的过往是一片黑暗的。
       她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,一个酗酒成性的父亲和一个软弱无能的母亲。她是母亲和一个戏子的产物,父亲开始并不知道,等她眉眼成型时,男人发现了端倪。于是,一切的恶都变得那么理所应当。这些都是她讲给我听的,她说时表情没有悲痛没有难过,平淡的好像她不是故事中人。
       “你恨他们吗?”我曾这样问过她。
       “不恨。他们已经够悲哀了,如果我再恨他们,未免也太可怜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人的恶,连佛都渡不了。”
       她是这样可怜苍生,却从不可怜自己。
       她悄悄拉过我的手。
       我也悄悄亲过她。
       醉酒,本是我不该做的事。但我与她做了。
       那时本可以顺理成章的完成所有不该做的,可我没有,我只是轻吻了她的嘴角,酒的味道和奶糕的味道混在一起,又辛又甜。
       她酒量差,没一会儿就醉倒了。她紧紧握着我的手,说,“寻道这么累,为什么还要寻呢?”
       其实我也不知。寻道仿佛已经成了我的习惯,到底为什么寻道,我不曾想过。
       “依我看,你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活,找个存在的意义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 她竟比我本身还懂我。
       那一刻我突然不想寻道了。
       我动了岁月静止的俗心。
4
       她总能宽慰我,从内到外,从精神到肉体,从心到眼。
       外人眼里无欲无求、不悲不喜的武当掌门,也有撑不住的时候。太多的事积压在心里,没有她之前我习惯了沉默的耗尽所有情绪,有她之后,我无法再那么坚强。
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抱着她的时候,她轻轻的拍着我的背,说,“疏寒,都会好的。”那是她第一次叫我疏寒,也是唯一一次。
       都会好的。我明白。
       她不信领悟了大道就可以成仙,但她从没有劝我放弃。她明知道,她只要说一说,我什么都可以放下。
       “福生无量天尊。”
       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
5
       她从来都是那么傻。
       她在盗贼手中救了一位姑娘,将她送回村子后不想姑娘把她指为恶人。正义的村民拿着防身武器一拥而上,她不肯还手,生生的受着。混乱中不知是谁拿刀穿过了她的腹部,他们害怕了,他们逃走了。她一个人躺在地上,流干了全身所有的血。他们是这么说。
       我只想,她当真死了。
       我起了杀心。
       我知道,寻道之人应无情,不该动凡人、俗心、杀心。可因她,我都触犯了。
       邱居新告诉我,她活不过二十五,家族的疾病她逃不掉,于是她买了这个盒子,装了最重要的东西交给邱居新保管,让他在她死后把盒子交给我。不想,这一日到来的这么快。
       她是那么傻,估计没想到,不到二十她便死了。
       是啊,她还不到二十,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,她死了。
       我没有杀他们,因为她说过,人的恶,连佛都渡不了。
6
       深夜,我坐在书桌前打开盒子,看到一张纸条和一根红色的发带。
       [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往后,你要好生珍重。]
       我轻颤着肩,捂住眼睛。
       再也不会好了。
       真的,不会好了。
       那根红色的发绳,是她生父唯一留给她的,她说这是月考赐的红绳。一生一世绑一人。
       本应两情相悦,如今阴阳两隔。
       福生无量天尊。
       我想,这大道贫道此生再也无法寻了。
7
       一位少侠发觉武当深处立着一块墓,上面什么都没写,只是牵着一根红绳,与萧掌门腕上那根极其相似。
       墓所在的地方,阳光总能照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我爱萧掌门